<u id="v09jj"><center id="v09jj"></center></u>
<u id="v09jj"><nobr id="v09jj"></nobr></u><label id="v09jj"><center id="v09jj"><ruby id="v09jj"></ruby></center></label>
    1. <u id="v09jj"><sub id="v09jj"></sub></u>

      江蘇遠東電纜
      聯系人:李經理
      手機:13771389717
      座機:0510-87243200
      傳真:0510-87241518
      網址:www.www.sonaretechnologies.com
      地址:中國宜興遠東大道8號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新聞中心
      解密行業亂象 鋁合金電纜連接端子的三個真相-金伯利起重設備
      解密行業亂象 鋁合金電纜連接端子的三個真相


      在過去兩、三年時間內,伴隨鋁合金電纜日益成為中國電纜行業最熱門的細分領域,這個預期規模將高達3000億元的新興市場就從不缺少各類話題。有關銅鋁電纜連接端子解決方案的爭議一直不絕如縷。這一方面體現出了國內鋁合金電纜市場的火爆,但同時也表明這仍是一個剛剛起步、亟待規范的細分領域。
       
        回顧國內近兩年的行業新聞,會發現有不少企業常圍繞鋁合金電纜連接端子各抒己見。其中有專業電纜連接器制造商分享科學見解,也不乏發展歷史尚淺的企業提出一些在可信度和專業度方面均待商榷的觀點。那么問題來了:鋁合金電纜連接端子問題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真相一:電纜端子和導體不需要具備相同化學成分

        電纜,不論是傳統的銅電纜,還是更具成本優勢但相對技術難度高的鋁合金電纜,作為工業設備,其對安全、性能、耐用等要求都極高。而相應的行業標準及國家標準便是判斷產品是否合格的最有效方法。

        目前,國家現行標準GB/T 9327-2008《額定電壓35kV及以下電力電纜導體用壓接式和機械式連接金具 試驗方法和要求》(修改采用IEC 61238-1:2003)中規定接線端子要通過電氣試驗和機械試驗,其中1000次交流電熱循環就是檢驗導體和接線端子在工況下安全性能的試驗。簡單說,合格的端子和導體連接系統是否合格,是以試驗數據和標準作為判定依據的,而端子是否應和導體具有完全相同的化學成分在IEC和GB標準中均沒有要求。

        坦白來說,所謂的“鋁電纜連接端子問題”本就不存在。而通過制造該話題來吸引業界關注的企業的動機顯然需要投資者和客戶警覺。

        真相二:一場根本不存在的技術爭議

        電纜行業內早已達成普遍共識,即端子和電纜導體的制造標準不同,其對應的各自化學成分要求也各不相同。接線端子現行制造標準為GB/T 14315-2008《電力電纜導體用壓接型銅、鋁接線端子和連接管》,其中4.1.2明確銅鋁過渡產品的命名,在5.1項中則規定“鋁材不低于GB/T 3190二號工業純鋁(L2)的規定”。而鋁合金電纜導體化學成分現行國家標準則是GB/T 30552-2014《電纜導體用鋁合金線》,其中規定了6種牌號的鋁合金可以用作電纜導體。

        由此可以清楚地發現,上述兩種產品是依據不同國家標準生產制造的,其在材料材質選擇上也各有不同,因此壓根不存在孰優孰劣。而這也再次說明,所謂的連接端子問題,實際上是“外行話”,因為所謂的技術分歧本身就不存在。

        至此反觀長期緊抓“連接端子問題”不放的企業,不免令人懷疑其在專業領域的認知水準和嚴謹程度。中國鋁合金電纜市場尚處起步階段,不少不明就里的企業尚可借題發揮,但毫無疑問,伴隨行業的逐步成熟,真正科學的連接端子解決方案必將得到廣泛應用。

        真相三:北美四十年的應用實踐是最佳證明

        部分質疑銅鋁過渡端子的企業在思考連接端子問題時的邏輯過于簡單直接:認為鋁合金電纜之所以能夠安全應用,主要原因之一是因為接頭安全性能好,而接頭性能良好的有力保證是鋁合金導體的蠕變性能好。由于接頭是由鋁合金導體和銅鋁過渡端子組成的,那么僅僅導體具有較好的蠕變性能,而銅鋁過渡端子的鋁部分不具備,接頭也是不可靠的,因此銅鋁過渡端子的鋁部分也應采用和導體具有一樣蠕變性能的材料。
       
        此類擔憂在實際應用,尤其是使用螺栓型機械式連接(例如:電纜的T接端子)時確實需要加以考慮。殊不知他們僅僅考慮到了問題一方面,但忽視了一點,銅鋁過渡端子通常是采用圍壓或坑壓方式進行壓接的,這種壓接有兩個特點:一是壓接力大,遠遠大與導體屈服強度,而蠕變正巧發生在屈服強度附近;二是和蠕變變形相比,端子壓接的變形量巨大。綜合以上兩點,經過壓接處理,蠕變變形的影響已經完全微弱至可以忽略不計的程度。因此所謂的“銅鋁連接端子不穩定”的說法根本站不住腳。
       
        俗話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在工業領域,設備的應用時間便是實踐效果的證明。以目前全球鋁合金電纜應用最為成熟的北美市場為例,在鋁合金電纜應用項目中大量使用的Thomas Betts和Tyco接線端子中,其材質有1000系列鋁合金,亦有6000系列鋁合金,蠕變性能非常優異,完美化解了銅鋁過渡端子的鋁部分缺乏蠕變性能的擔憂。鋁合金電纜和接線端子連接系統在北美擁有長達40余年的安全運行歷史,已成功應用在多個世界級重大項目中,至今未出現任何問題,用實踐效果極為有力地說明其提供的解決方案的科學性和合理性。

        對銅鋁過渡連接端子心存疑慮的質疑者不妨反思:如果銅鋁過渡連接端子當真存在問題,那么美國市場的多個項目和眾多客戶為何從未產生過質疑?難道在四十年間,均沒有人發現或考慮過類似問題?

        綜上,對于市場上將連接端子問題持續夸大的企業,在筆者看來,只能被認定為是擅長借勢“營銷”且公然無視產業規律和制造業基本邏輯的電纜企業。然而這樣的發展思路,短期內在尚不成熟的中國鋁合金電纜市場或許尚且有效,但若無法經歷時間和實踐檢驗,長期來看必然會被行業淘汰

      [返回] [打印]
      超碰久久人人摸人人搞